金玉涼言
懷才就像懷孕 時間久了才看得出來


把一些必要的文件交給志村後我蹣跚的走出了公司。
就在那時。
正好碰到剛來公司的志村。

 

 
現在最不想遇到的人。
但是不能不道歉。

 


「真的非常抱歉。志村先生」

 

 

我竭盡全力的說。
但是志村還是那個往常的眼神。

 

那種好像在看髒東西的眼神。
瞥了我一眼以後就消失在公司中。

 

 


是太驚訝沒辦法說話嗎?
還是覺得連跟我說話的價值也沒有呢?

 


不管怎樣我震驚的說不出話。

 

 


電車搖晃著往下一個車站駛著。
為什麼我會在這個時間回家呢?

 

 


好想消失‧‧‧‧

 

 


每次想起志村的那個眼神我就這麼覺得。

 

 

 

 


在公寓的附近遇到了油田。
「咦?怎麼啦?在這種時間」
油田大概覺得我在早上就回來很不可思議吧。

 


「沒。沒什麼」
跟這傢伙說了也沒用。
「對了。謝謝你的漫畫。下次會拿去還你的」

 

 

 

油田有點擔心的說
「什麼時候都可以呀。你的臉色不太好」

 

電梯升到三樓。
剛好那時302室的門打開了。
瑪莉亞走了出來。

 

不想見到人的時候反而會遇到人。
對了,這兩個人都是要去學校的。


「早安。咦 臉色不太好耶?」
瑪莉亞也盯著我的臉說。

 


大概是出乎尋常的面無血色吧。

 

 

「嗯。有點。好像感冒了所以提早下班」
說完我勉強自己做了個笑臉。

 


再怎麼樣也不能給瑪莉亞看到我
丟臉又悲慘的一面。

 


「耶‧‧‧‧真的沒問題嗎?」
瑪莉亞擔心著問。

 


現在只想一個人好好睡一下。
「沒事啦。真的」

 

 

說完我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不管怎樣先睡吧。
好想睡了把所有都忘記‧‧‧。

 

 

 

 

那天我一直睡到了傍晚。
但是卻沒辦法熟睡。


只要想著現在公司裡發生的騷動
做夢都會看到。

 

看看手機鬆了一口氣。
沒有任何來電紀錄。

 

洗澡什麼的吃飯什麼的全部都好麻煩。
我一直閉著眼躲在棉被裡。

 

大約在晚上八點時。
叮咚─門口的對講機大聲的響了起來。


我在棉被裡吃了ㄧ驚。
腦袋裡第一時間只想著「該不會是公司的人吧!?」
應該已經是憂鬱症了。

 

 

 


小心翼翼的拿起對講機的話筒。
「喂‧‧‧」
說完後聽到了意外的人的聲音。

 

 

「你好我是油田」
怎麼會是油田?

 

不過不是公司的人讓我放下了心中的一塊大石頭。
打開門,油田抱著一個紙箱。


裡面塞著滿滿的「YAWARA」
(*中文譯名:以柔克剛,浦澤直樹有名的搞笑漫畫)

yawara_jpg_300px.jpg 
「今天在學校聽小亞說二宮先生感冒了。
想你應該沒事情做,可以看這些漫畫」

 

油田的心意讓我很高興。


鄰居間彼此照顧的感覺真好。
心中想著。

 

「謝謝你呢。油田君。真是幫了大忙啦」
我笑著邊說邊收下了「YAWARA」。

 

 


順便把讀完的「第一神拳」還給油田。
「如果身體不舒服的話隨時跟我說喔」
說完油田就回去自己房間了。

 


我想著。
雖然跟他的宅男興趣不合,油田還真是個好人啊。

 


我回到被窩裡開始一本接一本讀著「YAWARA」。
以前看過的漫畫。很令人懷念。

 

平常很兇暴、但是內心深處愛著柔的爺爺讓我心情平靜了下來。

然後我試著讓自己沉迷在漫畫裡而忘掉有關工作的事。

 

 

 

第二天我過了中午以後才醒來。


馬上檢查了手機,鬆了口氣。
沒有來電紀錄。

 


我把手機調成了震動模式。
對於現在的我來說只要來電鈴聲就能讓心臟停止跳動。

 


我突然想起了死黨的臉。


對我來說能叫做死黨的朋友只有一個人。
小學時候就認識的總角之交。

 

只有這傢伙總是能替我設身處地的著想。

我變壞的時候從來沒有用有色眼鏡看我,
一直都跟以前一樣對待我。

 

我撥了電話給他。
久不見想聽聽他的聲音。

 

 

 

「呀喝─!過的好嗎?」
從聽筒傳來他的聲音。
一點也沒變。
明明是我打過去的說。

 


「喔─。過的還不錯啊。你呢?」

 


「跟以前一樣啊。邊打工邊環島旅行。」

 

 

這傢伙高中畢業以後就開始當打工族
找到空閒就在日本各處旅行。

 

 

人生就是要隨便最好。這是他的口頭禪。

 

 

 

「怎麼樣?上班族的生活如何?」
我打算隨口胡謅一下蒙混過去。


「大白天的中午打電話來,看來影像業界也挺閒的嘛~」
「白癡─今天休假啊休假」
「有休假還不回老家看看媽媽!」
「遲早會的啦」

 

 

我們熱烈的討論著一些無關緊要的小事。
很快樂。心情平靜下來了。


有這種死黨真的很幸福。

 


「啊‧‧‧我差不多該去打工了。」


「這樣啊。下次再打給你唷。上班加油啊,小悟」


我們約了要再見面後掛斷了電話。

 

 

 

 


我隨便吃了碗泡麵當中飯解決後
又鑽進棉被裡。

 

繼續讀著從油田那借來的YAWARA。

 

 

傍晚五點。叮咚一聲對講機響了。
我又被嚇了一跳。
不知道能不能把音量調低點。
下次來查看看。

 

 

「你好。身體感覺如何?」
是油田的聲音。

 

「等等喔。我開門」
油田有點擔心的看著我的臉。

 


「臉色好像好多了」
「託你的福」

 

 

「啊對了‧‧‧‧如果方便的話今天晚上
在小亞的房間裡開壽喜燒派對如何?」

 

 

什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真的假的!!??胖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KYS 的頭像
TKYS

TKYS東瀛島國求生物語

TKY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sincia6
  • 浪~浪~~浪~~~浪~~~~浪~~~~~浪~~~~~~
  • 浪凡?

    TKYS 於 2009/05/11 15:12 回覆

  • sincia6
  • 奇怪?我以為這篇比較慢來看,應該會有人先回應了耶?目前大家好像還沒人養成在本版搶頭香的習慣喔?(留完第一則回應才發現這狀況)
    K大你要加油了...
  • 嗯 我最近忙著拓展人際關係 比較沒在想要更新啥內容...
    其實我只要把這幾天轟趴的照片貼上來應該馬上人氣就會破百
    為了自身安全著想我還是先保留好了..

    TKYS 於 2009/05/11 15:12 回覆

  • Narci
  • 看著這種平凡的劇情才有一種親切感,如果說你要給我加入甚麼大逆轉還是公司出現了奇蹟之類的劇情,那我會直接拒看啊啊啊啊啊啊啊!!那種只有日劇裡面才可能出現的愚蠢情節怎麼可能出現在現實生活之中呢??
    正如到小亞家開壽喜燒派對,其實不過就是打個招呼,吃個肉,喝點小酒(通常是啤酒),然後就會開始開開一些無傷大雅的黃色玩笑,輕微試探之後想要更進一步卻又有色無膽,這就是現實!!你想要不小心跌倒之後把女主角壓倒在地上嗎??這是漫畫才有的情節!!
    你想要女主角脫光光只穿著一件圍裙在作菜嗎??這是A片才有的畫面!!
    K兄,我知道你的梗都被我破光了一定覺得很靠邀了起來XDDD
  • 放心 沒有這麼簡單的!!!高潮還沒來啊~
    梗還很多 黑黑 這次你一個都沒有破到啊~

    TKYS 於 2009/05/12 11:5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