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玉涼言
懷才就像懷孕 時間久了才看得出來

我在漆黑的辦公室裡自己的位子上坐著。
一切都結束了‧‧‧。

 yun_1524.jpg


我大概會被砍頭吧。

 

 

我想著這次的失敗造成的損失。
萬一這個案件就這樣泡湯了的情況


對公司造成的損失是很龐大的。
到目前為止的人事費用加上
搞不好還得付一筆損失賠償給代理店。

 


志村的劇本也會變成垃圾
赤松也會失去公司的信任吧。

 


技術人員也是,
所有攝影的準備跟安排都完全被浪費掉。


照明的部分是外包人員。
行程已經訂下,
費用還是照算。


還有取消攝影棚的費用。服裝費。
對了還有造型師的薪水也要支付。

 


這個代理店可能再也從那個美容器具公司拿不到案件了。
代理店的人在自己公司裡一定也是被批鬥得很厲害。

 

 

 


我絕望了。

 

 


「乾脆一死百了吧?」很自然的吐出了這句話。

 

 

 

 

我呆呆著望著空中,想到。

「想聽‧‧‧母親的聲音」

 

 


回過神來我正在用手機打電話給老家。
都已經這麼晚了。
母親應該已經在睡了吧?

 

出乎意外的電話只響了兩聲就接通了。


「喂,這裡是二宮家」

 

 

隔了兩個禮拜聽到的母親的聲音讓人覺得
有種十分懷念的溫柔。

 

 


「啊‧‧‧是我‧‧‧‧‧」
提著不停顫抖的聲音終於開口說話了。

 

 

 

 

「是光輝啊?發生什麼事?這麼晚了」
母親很顯然有點不安。

 

那是當然的。
這種時間接了兒子陰沉的聲音的電話誰都會不安。

 

 

 


「喂?喂?」
聽到母親的聲音我快哭出來了。
鼻根酸酸的還隱隱作痛。

 


「媽‧‧‧對不起‧‧‧‧」
這是唯一能擠出來的話。

 


對不起,我是個又笨又傻的兒子。

對不起,你含辛茹苦的把我養大,
我卻連個簡單的工作都辦不好。

對不起,我是個只會給人造成困擾的兒子。

對不起,我是個沒能讓你感到自豪的兒子。

 

 

話聲終於變成了哭聲。

 

 

 

 


母親說話了。
「發生什麼事情了?你不說我不懂呀」

 

我邊哭邊告訴母親事情的來龍去脈。
進了公司不過才兩個星期
就給公司造成了莫大的損失。

 


聽完我的遭遇後母親慢慢的說。


「是這樣而已嗎?是的話就把工作辭了跟媽媽一起生活不就好了嗎。
回到媽媽的家也不錯呀」

 

 

 

從小學以來我一直沒用過的稱呼脫口而出。


「媽咪‧‧‧‧‧」

 

 

 

 

 

 
我突然想起在國中時發生的事。
父親剛過世
家計陷入困境時。

 

絲毫不體諒母親拚命著四處打零工的辛勞,
我只記得夜夜遊蕩。


很快的就到了我的生日。
大概是手頭不寬裕連蛋糕也買不起,
半夜回到家時在桌上有個看起來很難吃的蛋糕。


母親親手做的。

 

母親應該是沒做過蛋糕吧。
黏糊糊的生奶油上排著不整齊的草莓。

 

 


即使如此母親還是溫柔的笑著說

「光輝 生日快樂。吃蛋糕吧」

 

 

 


那時候的我是個無法想像的笨蛋。
「這種看起來就很難吃的蛋糕能吃嗎!」
說了就把蛋糕砸到牆壁上。

 

 


那時的我也是個不懂事的小鬼。
父親還在的時候明明能吃到好吃的蛋糕。
為什麼變成這種蛋糕啊!

 

雖然嘗試著去理解
但是家裡的經濟狀況的變化在感情上怎麼樣也無法接受。

 

 

母親邊收拾著散落在四處的蛋糕邊哽咽著說。

 

「對不起,家裡很窮‧‧‧‧」

 

 

 

 


從話筒的另一端傳來了母親的聲音。

「不管你發生什麼事情光輝永遠都是媽媽的孩子唷」

 


我拼死忍著淚水說。
「對不起。對不起。其實不是那麼嚴重的失誤啦。
只是有點膽怯而已。不用擔心了」

 

然後掛上了電話。
這樣繼續聽母親的聲音的話
一定又會再哭出來。

 

 

 

 

掛了電話後一直到早上我都在自己的桌前發呆著。
早上八點。
公司的人陸陸續續的來上班了。
在這個業界裡八點時來公司的人大部分都是要錄影的。
不知道發生的事的人很輕鬆的向我搭話。

 

「喔喔。二宮!這麼早啊。早安!」
準備好後就各自往錄影出發了。

 


每個人的臉上都充滿著對錄影的幹勁
我感到一種被所有人棄如鄙履的悲慘。

 

 

 

就在那時,傳來了女性的聲音。
「二宮君。好早呀~」
是渡邊。


通常她是不會來製作部的樓層的
大概有什麼事情吧。

 

 

 

「二宮君也是要錄影?」還不知道事情的渡邊的聲音很開朗。
「不‧‧‧」說真的連回話都很麻煩。
「犯了點錯。在這熬夜了」

 


渡邊用不安的表情看著我。
「犯錯‧‧‧。什麼樣的錯」
「無法挽回的錯」

 


渡邊還想追問更多時
「再不去會被罵唷」我說完就逃進了廁所。

 

 


到了九點時公司內開始人聲鼎沸了。
大家好像還不知道我犯了錯的樣子。


不。應該是已經知道了故意忽視我吧?
開始胡思亂想著。

 

 



這時,赤松的身影出現在樓層入口。
皺著眉頭快步走向自己的辦公桌。


我從桌後起身跑向赤松。
「赤松先生對不起。我‧‧‧我‧‧‧」

赤松打斷我的話,只說了
「從志村那聽說了」後就拿起了電話的聽筒。

 

 

 


不出預料,電話的那頭是代理店的人。
「這次實在非常‧‧‧。是是。立刻登門拜訪」
我站在赤松旁,胸口緊繃著。

 

 


但是我什麼事也做不了。
不過是個無力的菜鳥社員。
掛掉電話後赤松對我說
「光碟。存著原稿的光碟」

 

我跑步到自己的座位拿了光碟回來。
把它交給了赤松。
「你給我在公司等著」說完赤松快步走出了辦公室。

 

 

注意到我與赤松的對答的社員們開始感到事態不對的樣子。

 

 


「發生什麼事了嗎?」
仔細聽可以聽到竊竊私語。

 

 

 

 

我走回自己的位子等著赤松回來。
感到苗頭不對的社員們射來的視線像針刺一樣的痛。

 

 


過了大約一個鐘頭後赤松回來了。
怎麼樣?代理店給了什麼樣的反應呢?

 

我走近赤松「赤松先生‧‧‧」
赤松完全無視我的存在,招集了數名製作人到會議室裡。
當然此時不是我能走進去的氣氛。

 

 

 

 

過了三十分鐘製作人們從會議室出來了。

 

我跑到赤松身旁。
「情況怎麼樣呢?代理店生氣了嗎?」

 

 

帶著很明顯不快的表情
赤松只說「還不知道」

 

然後「二宮。你回家待命。直到連絡來了為止不用到公司」
有種全身都快要失去力氣的感覺猛然襲來。

 

離錄影只剩三天。現在換別的AD?
我被完全踢出了這個案件。

 

 

進了公司以後的第一件案件的大失態。
我只能呆站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KYS 的頭像
TKYS

TKYS東瀛島國求生物語

TKY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sincia6
  • 銀銀銀銀銀銀銀銀銀銀銀銀銀銀銀銀銀銀銀銀
  • 啊?銀魂嗎?

    TKYS 於 2009/05/08 17:22 回覆

  • sincia6
  • I喔,只是突然想起承諾過要在留言內留些銀聲浪語啊(其實是來亂的!逃~)
  • 死當重修....科科

    TKYS 於 2009/05/08 17:27 回覆

  • sincia6
  • 厚~守信也不行?我才不像某君說好拉麵一碗,結果變成拉麵湯一口(翻桌~)
    沒關係啦!我當中輟生好了
  • 沒說拉麵麵線一條就不錯了...:)

    TKYS 於 2009/05/08 17:39 回覆

  • Narci
  • 辛西亞同學真是活力充沛...比起來我好像一付要死不活的感覺,劇情真是生動又有張力啊!!站在中文系的專業角度上給你滿分!!這無疑是篇佳作!!
    (強自振作結果還是要死不活)
    可能是太久沒能買酒的禁斷症狀發作的結果Orz
  • 沒想到我嘔心瀝血的第七章就這樣慘敗給20個銀字...
    乾脆去撞豆腐自殺好了Orz

    TKYS 於 2009/05/08 18:14 回覆

  • merfolk
  • 欣吸壓同學,你銀了!!

    中場休息時間,出去買杯珍奶等待下集吧。
  • 哇靠 這裡難道也要變的跟癮大那裏一樣的風格了嗎...賤亢傾腥
    下一篇是中喔 下集還沒好...(偷懶偷太多)

    TKYS 於 2009/05/09 23:58 回覆

  • 路人甲
  • 達人

    哈囉~~路過來幫你推一下喔~

    也希望妳能撥個空來我的部落格留個坐一下喔~~

    http://tw.myblog.yahoo.com/ebox_73/
  • 多謝支持ρ(`・н・)q

    TKYS 於 2009/05/11 08:42 回覆

  • sincia6
  • 哇靠!我隨便打,你幹嘛認真數啊!(自己也默默數了一下,真的是20個耶XD)
    有這種閒功夫還不快去生中、下篇!(我鞭~~~)
  • 中已經出了啊...

    TKYS 於 2009/05/11 15:13 回覆

  • enjoyer
  • 七樓的回覆不蘇湖...
  • 老闆是我的啟蒙恩師啊 我謹守賤亢親腥的四字訓示耶

    TKYS 於 2009/05/12 02:1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