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進了便利商店。yun_2539.jpg
從雜誌架前面經過時,發現一個好像在哪裡看過,
那個站著白看書的人‧‧‧

 
原來是油田。


正在看很冷門的色情漫畫雜誌的樣子。
我有點遲疑。應該打招呼嗎?
還是假裝沒看到?


但是等下被油田注意到的話,
被以為我是故意忽略他的感覺也不大好。

 

我走近油田說了聲嗨。
油田轉過身來,眼鏡後面的眼睛游移著。
「啊啊‧‧‧你好。」油田小聲的說。

 


應該這樣就行了吧?

我說完「掰啦」後就走開了。
拿了幾罐飲料,在收銀機前準備結帳。
這時油田來到我身後排隊。

 

這下不能忽略他了。
稍微考慮一下再排隊啦!心中嘀咕著。

 


沒辦法,只好向他說話。
「油田君是什麼時候開始住在那公寓的?」
他年紀比我小,可以不用敬語。


「進了大學以後‧‧‧大約一年了」
所以現在是大學二年級。
算算大概是20歲左右應該沒錯。


「住那裡的公寓有沒有什麼特別需要注意的事?」
實在找不到話說只好隨便找個話題問。


「嗯~這個嘛」
油田正要回話的時候。

 

「下一位客人請!」櫃檯的店員在催人了。
說到一半的話只好停下。


這樣子我該不會要結完帳還要等油田吧?
時機實在有夠差。邊想邊掏錢結帳。
油田明明可以用兩三句話簡單回答的,
卻偏偏在等我結帳。

 


我結完帳後決定還是等油田好了。

油田結完帳後和我並肩走出便利商店。
從便利商店到公寓大約有十分鐘的路程。
我絞盡腦汁的努力尋找話題。

 


走著走著油田小聲的說
「住那公寓該注意的事‧‧‧沒有耶」
啊啊。是這樣的啊。怎麼不早點說啊‧‧

 

兩個人沿著河川的堤岸信步走著。
沿岸種著一排櫻花,這個時候的夜櫻十分漂亮。
我在想以後大概會來這河邊好幾次,
然後邊散步邊佩服自己搬來這裡的好決定。

 


我向在旁邊的宅男說:「家裡還沒裝電視所以實在沒事做好閒啊」
不過是說點客套話而已。

就在那瞬間,油田的眼鏡後突然閃爍著光芒。
「那‧‧‧‧要不要來我家?」


不會吧?!這個宅男這麼有社交能力?
「哦‧‧‧啊‧‧‧對喔‧‧‧」
完蛋了。毫無準備的情況下一時之間找不到拒絕的話。


「有很多漫畫喔。如果有喜歡的都可以借你」
油田加了把勁。


平時的我一定會找像是「行李還沒整理完」的藉口。
但是我卻回答了「那‧‧‧就稍微打擾一下子吧」
才剛說完內心馬上被後悔的浪潮淹沒。


「待久一點沒關係唷」
油田用很黏的語氣說,還帶了個很詭異的微笑。

 

油田和我走到了公寓的入口。
心情好沉重‧‧‧‧
兩個人等電梯時腦袋裡不停的思考著。


怎麼會變這樣?
到底是哪裡搞錯了?


這時電梯來了。走出來的是個女孩。




是新田!!




頭髮用橡皮圈綁了起來。還是很可愛。
兩手各提著垃圾袋。
對喔,今天是倒垃圾的日子。


想起該謝謝人家的咖哩,
「剛剛多謝‧‧‧」說到一半時突然被意外的打斷。 

 

 


「唷!倒垃圾啊?」
有人用很輕鬆的語氣向新田說了一句。




油田說的。

 

我把道謝的話吞了回去。
這個宅男‧‧‧怎麼會跟新田這麼熟?


「哈嚕─明天要收垃圾唷。油田君今天晚上也趕快把垃圾拿出來倒吧」
新田笑著回答。

 

 

什麼──────!!!???


兩個人看起來似乎非常親近。

一般人應該是彼此打聲招呼「你好」而已吧?
而且還叫他「油田君」不是叫「油田桑」。
兩個人的親密度由此可見。


我和油田進了電梯。
我對新田除了稍微點頭一下以外做不出別的表示。
站我隔壁的宅男卻能輕輕鬆鬆的說「掰─囉」
新田也對我點了頭後,向油田邊揮手邊說「掰掰」

我呆呆著靠著電梯牆壁看著宅男的背影。


電梯到了三樓。
一出來正前方就是油田的房間。
油田喀擦喀擦的打開門鎖。
接下來我得和這個男人在這裡共處幾分鐘。

光想就令人鬱悶。


「請進」油田催促著,我進了房間。
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種房間在現實生活中真的存在著。


貼滿整片牆壁的動畫海報。
不知道為什麼有著粉紅色頭髮的女孩穿著短短的水手服,露著大腿。

另一張海報裡,金黃色頭髮的女孩綁著兩條馬尾比著勝利手勢。

牆壁上貼的滿滿的,都是這種海報。

 


原來如此。油田不是看起來宅,
他是個徹頭徹尾,真正的宅男啊。

 

對於動畫除了サザエさん以外都沒在看的我來說
在這裡實在找不到任何一個我叫的出名字的角色。


我瞄了一下櫃子。

毫無意外的排排站擠滿了美少女公仔人偶。
書櫃裡很整齊的排著看起來應該是同人誌的雜誌。

這裡面不可能會有我想借的書。


「請隨便找地方坐」
被油田一說只好先坐下了。
我好像有點在發抖。

 

以前國中跟高中時老是打架打習慣的我的心中,
有種從未經歷過的恐懼感油然而生。

 

他會對我做什麼?
這種發自內心深處恐怖的感覺完全無法抹滅。

 

好一個油田,連住在這種房間被我看到一點也不會不好意思。
他這種怡然自得坦蕩蕩的心理又讓我感受到了另一種恐怖。

 


「我來泡咖啡」油田消失在廚房。
泡了咖啡的話就沒辦法馬上回去了。


「啊‧‧‧請您別客氣」不知不覺改成了對長輩的語氣。


好像沒聽到我說話一樣,
油田從廚房端出兩個杯子。


「請用」油田把其中一個杯子放在我面前。
我完全沒有想喝的感覺。


杯子裡面裝了什麼都不奇怪。
我找不到話題。
但是油田似乎不在乎,低頭啜飲著剛泡的咖啡。

 


對了!來問他有關新田的事情。
為什麼這個宅男跟新田這麼親密?
我十分好奇。

 

「對‧‧‧對了。油田同學。你跟剛剛遇到的隔壁的新田很熟嗎?」

油田眼睛往上瞄著我,詭異的微笑說:
「啊啊‧‧‧小亞啊。瑪莉亞跟我念同個學校呀」

 

小‧‧‧小亞!!??

 

這個小胖子。竟然直接叫人「小亞」!

油田繼續說「先別管那種事啦‧‧‧」

別、別管那種事‧‧‧‧‧‧什麼?

 

「對這個有沒有興趣呀?」
說著,油田右手裡拿著某種美少女動畫的DVD。


「哦,對不起,完全沒有」
我用最快的速度答道。那是什麼?如果這樣問的話,
我可以很輕易的想像的到會收到什麼樣的說明。



「二宮先生是‧‧‧原來如此呢。嗚嘻嘻」
完全不了解嗚嘻嘻的意思。

 

油田從櫃子的深處找來找去,
拿出了一個大紙箱。


「這個借你吧。」
說完就把裝了五十本「第一神拳」的紙箱塞給我。
別管這種事─新田的話還沒說完啊?

 

「什麼時候還都可以」油田笑著說。

看來在這再待多久也問不了有關新田的事。
還是把書借了趕快走為上策。


「謝謝。我差不多該告辭了。」
我抱著紙箱離開了油田的房間。

 


從這天開始我與油田兩人之間的距離縮短的越來越快。
雖然,那時候的我完全不知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KYS 的頭像
TKYS

TKYS東瀛島國求生物語

TKY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